在不安静的书桌上读书

by tvrenbq

有人说,中国学者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在制度上不能提供一张安静的书桌。还未曾成为一个可以算是学者的人,我的书桌便已变得越来越不安静了。静不下心,杂念颇多,还有一些功利心在作祟,似乎从另一个侧面验证了布尔迪厄关于新进人员进入场域的理论。我野心勃勃地希望,这张不安静的书桌可以让我在一定的时间段里有效率地“被”一些好书相遇,也不枉我这只早起的鸟儿。

近日开始满眼地看朱学勤、汪晖、邓正来的东西,朱的一句话触动了我:真正的知识分子都是悲剧命运的承担者。……我们生活在一个有罪恶,却无罪恶意识;有悲剧,却没有悲剧意识的时代。此话写于山雨欲来的1988年,却似乎至今享有旺盛的生命力。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