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慨两句

by tvrenbq

说到佩服的学者,在复旦新闻学院的确得缘受益于两位,一是黄旦老师,另一是潘忠党老师。黄老师一丝不苟,是心中有“终极关怀”的人,潘大师则真正做到“身在书屋,心系天下”,赴美多年,至今不愿入美籍,甘于边缘,立志于帮助和培养中国的年轻学者。压力颇大的博士生活中,遇到这两位,极大收获!

7月,发给两位一篇习作询问意见,不想文字分别被两位打满了“补丁”,从不得当的词语、低级错误、标点符号错误到文章问题、论据使用和方法问题,均一一标出,如此认真、没有门第之见的老师怎能不让人佩服?

1111111   2222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