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复旦听讲座的事事旦旦

by tvrenbq

昨日,牺牲了英语课,选择去听两场复旦的讲座。
一是新闻学院自己弄的,张圭阳讲香港的职业道德自律和他律的情况。学到一句话:“无线新闻,事事旦旦。”事事旦旦乃广东话,意为婆婆妈妈。
 
二是《风险社会》的作者贝克来到复旦讲座,邓正来穿着大马褂子坐在一旁。席间,一位上海哲学大佬出来点评,提出几点质疑:
1:风险的概念中国古而有之,易经……、孔子……、毛泽东……,所以风险的说法中国人早就知道了,有啥稀罕
2:大众传媒可信度值得怀疑,贝克兄估计投错了方向,看媒体看得天真了点。
3:cosmopolitan的想法很好,但是估计还是免不了民族主义的现实,打着保护地球的幌子所做的很多事情,其实不过是为了本国、本民族利益罢了。
贝克在一旁坐不住了,跳出来回应:
1:我不是发明risk这个词,也不是玩catastrophe和risk之间的文字游戏,(言下之意是你还是没懂我)
2:我从来也没有把大众传媒看成救世主,只是它们确实在当代社会控制信息。
3:你把我的cosmopolitan理解成了cosmopolization。
 
总而言之,请先看完我的书,再来和我讨论。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