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传记的好处

by tvrenbq

读传记的好处和看电视的感受颇有相似。你似乎一下子从抽象到具体,由曲折到直观,把远在天边误认为是近在眼前。

坏处是我的方法问题,还是会有“见树不见林”的感觉。

最近的困惑:突然很想看R. Merton的东西,可能是受了李大师的影响,想看看这个Merton以“平衡”为中心的结构功能论到底是什么。虽然黄旦老师极力希望我们扭转在“看世界”的范式上的功能主倾向,但是我还是心存怀疑,这个怀疑主要来源于功能主义倾向到底是中国目前的新闻传播学研究存在问题的原因还是解释?我们是不是又套用了一个西方理论来解释中国问题?我们的传播学学者们很可能从来都不曾确切知道结构功能主义的方法论到底是什么。当然,我的想法可能比较幼稚,写出来,可以带着问题去看书。

另外,黄旦老师在介绍功能主义的时候并没有提到Merton,也没有提到拉扎斯菲尔德,反而说到Parsons。在李大师的课上却把Merton放在了重点,这和《传播学史》中的说法是一致的,罗杰斯也提到:不知道为什么,后人总是忽视Merton的贡献和影响力。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