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摩登ing

by tvrenbq

 暑期班上下来的结果是我带着焦虑的心情买了一大堆的书准备暑假恶补。从结构功能主义到建构主义,从实证到质化,从文化研究到政治经济学,从韦伯的《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到萨义德的《知识分子论》、曼海姆的《意识形态与乌托邦》,万分纠结。

从个人志趣来说,我还是忍不住先看了李欧梵的《上海摩登:一种新都市文化在中国1930-1945》。准确说,现在刚看到一半,启发与疑惑也一半占一半。所谓“摩登”,这个词来源于Modern(现代)这个词的音译,按我的理解,李欧梵试图要做的是解释和“重绘”西方“现代性”在上海的到来,而“摩登”的使用和传播,体现了当时上海人的日常生活精神和大都市情怀。于是,以“现代性”为核心,李欧梵试图在都市生活中寻找踪迹——文学的现代性、大众文化的现代性、方方面面的现代性。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上海的现代性和上海的都市生活密不可分,这似乎可以解释为什么天津并没有成为像上海这样的城市(不过这显然大而化之)。按一般的理解,上海的都市生活自然和西方现代性的植入成因果关系,然而李欧梵却发现,从英美法各式建筑云集的“十里洋场”到租界的西式书店、咖啡馆、电影院,从城市游民的漫游到“亭子间文人”的文学杂志、西方经典著作翻译、文本置换,表面的西化背后,是这个城市的各色人的日常生活共同建构了中国的、上海的“现代性”——而不是完全西方化的。说到疑惑,自然也占到一半,人文的写作和结构方式自由洒脱,但是却各处留下破绽和个人化的印迹。

我们是否可以回到当时,去理解当时人们的生活和文化?如果这不成立,我们看待过去的方式和结论就会显得那么可笑而偏执。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