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湿得涞

by tvrenbq

《色戒》中的易太太在香港无意中说道:上海,湿得涞。上海的潮湿在张爱玲心中满是暧昧。

的确,一到入梅,上海的空气中就弥漫着发霉的味道,这种难受的感觉就像端午节白蛇白素贞喝了雄黄就要变回原形时的腐臭和挣扎。

我撑着伞站在校门口拦出租车。站在路的这一边,便总觉得对面的人容易打到车;换到对面,又放不下原来的位置,站着站着,突然并不很想真的拦到车。

慢悠悠地站着,湿漉漉地。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