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自中华传媒网:再见2008——中国传媒业大事评点

by tvrenbq

再见2008
——中国传媒业大事评点

我爱激流弹出的幽怨声
我爱那浪涛上星星的回光
我爱那为人祝福的痛苦
还有那正在祝福的人民
啊,我爱激流弹出的幽怨声

一个战士不是战死疆场,就是回到故乡

世事无常。
如果说要我用一个词来概括2008年的中国和世界的特征,自然,也包括我曾经厕身的传媒界,“世事无常”最贴切不过。
08年初,我在为我曾经服务的媒体撰写的社论《新中国元素》里,对08年中国社会发展表达了乐观的期待。然而,期待毕竟不是现实,随之而来的现实一次又一次粉碎了这种乐观信念,不由慨叹造化之弄人,世事之无常。
这样一个平淡无奇的词语,背后的逻辑,其实就是意料之外,是改变、变化,以及由此带来的不确定性。对于变革带来的不确定性,乐观进取者认为选择的机会增加了,变化将会提供各种可能性,诱惑勇敢者去尝试,并开创新的世界——奥巴马用“CHANGE”作为竞选的口号并赢得胜利,其实更是因为改变所蕴含的价值契合了向来达观的美国社会的追求——唯有超越陈规定数,一切皆有可能。
并不是所有人都是乐观主义者,甚至,在迭遭重创之后,乐观主义者也会陷于绝望境地。因此,在悲观主义者和保守型性格者看来,变革带来的不确定性,背后同样蕴含着一个不可预知的未来,一个可能无法掌控的未来。对未知世界的恐惧,使墨守陈规拥有了政治正确,更是宗教和末世情绪产生的基础。
然而,无论世事如何无常,伤痛如何难以承受,生活总要继续,活着的人,总会期待未来有一个美好的年景。新年的回望,其实是为了更美好的未来。

1.大时代小进步
在许多人眼中,2008年中国传媒业的进步是显而易见的。
制度层面,与过去相比,一个较大的变化是,今年有些信息是政府主动公开的,比如新疆恐怖分子试图炸飞机、拉萨骚乱等,这与以前重大事件出口转内销的传播路径相比,似乎是不可思议的。除了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实施(虽然其价值还有待验证),外国记者在中国相对自由采访的政策,在奥运之后也已得到延续,虽然在具体执行时也可能会有障碍,但这不妨碍我们所看到的进步。
胡总强调提高舆论引导能力,强调重视都市类媒体和新媒体的作用,虽然不脱传统政治术语的范畴,却也是新的提法。过去我们一味强调喉舌,谁都知道,喉舌只有一个,且喉舌只能被动地奉命行事,断无自己主张,而能力论至少从逻辑上说明媒体的能动性正在被认知,能力只有具有主体意识的东东才存在,此其一;过去我们把都市类报刊当作小报小刊,其背后的逻辑是政治上的歧视和偏见,虽然市场上的我们早已把都市类媒体当作主流,不过,毕竟在采访中,拥有巨大市场影响力的都市类报刊,在主流政治经济信息的获取上,还与那些所谓的党报党刊有距离,今天胡总的讲话,虽然未必见得有多少具体价值,至少,某种意义上也算是个迟到的“平反”。——我以前服务的媒体记者在年底曾经跟我说,现在去采访,已经比以前方便了些,此其二;虽然互联网还无法获得记者证,但胡总强调新兴媒体的价值,也总会在具体操作层面得到一些应对的。虽然互联网的利害众所周知了,但鸵鸟还有的就是。
毫无疑问,在威权国家里,政治权威的肯定,最终会被逐渐落实到具体的政策层面,从而对被肯定者的发展起一定的推动作用。只是,一个原本已经存在的事实,需要一个国家最具权势的人认可后方能被承认,这是这个国家的悲哀。所以,这个意义上说,也只是个小进步。
对于媒体和记者在地震、奥运等重大事件中的表现,人们纷纷给与表扬,甚至不吝词汇。确实,与过去遇到重大事件相比,今年媒体在这些大事上的努力,也是人所周知的。这是一个进步。不过,我们并不应该忘却这原本就是媒体和记者的责任,做的好,只是本分,更何况,在我看来,很多地方并不好。
相对于这个时代,相对于媒体原本应该获得的进步,这只是小小的一步。
2.偏见与傲慢
拉萨事件之后,一些久负盛名的西方媒体在中国遭遇了信誉危机,一些网民甚至自发建立了一个anti-cnn网站,驳斥CNN的不实报道。而由此激发了激烈的讨论。有论者认为,cnn等固然在报道中国问题之际有偏差,但一个连cnn 都无法正常收视的人,又如何去批判人家?自然,能否收视cnn,是个复杂的问题,目前还无关民主与自由。倒是此次事件中,中西媒体以及媒体报道背后凸现出来的不同的民意,以及媒体不同的判断,值得我们重视。
其时我写了篇言论《偏见与傲慢》,强调“一个可以问责的自由是媒体报道自由得以存续的前提。无论是出于疏忽、无知、偏见抑或意识形态的敌意而导致的报道失当,被伤害者都有权利提出自己的诉求,要求更正乃至补偿,而处在事件中心的媒体也有义务回应这种诉求。”
然而,偏见与傲慢不仅存在于中西方媒体以及西方媒体与中方受众之间。在中国媒体与中国受众之间,在政府部门和媒体之间,这种偏见与傲慢同样存在。当我们去批判他者对我们的偏见之时,也要审视的是自己的行为,自己有无此权力。
抗震救灾之间,记者以及一些媒体对受灾群众和救灾人员居高临下的无德的傲慢还少么?刘翔事件之后媒体名流们一边倒地不顾民众感受,把退赛行为提拔到无以复加的高度,不是傲慢又是什么?
至于政府部门与媒体之间的偏见与傲慢,这种人所周知的潜规则或者明规则,不用说了。
仔细检索,偏见的背后是因为无知,是建立在信息不对称基础上的,偏见有刻意的,也有自造的。傲慢则是因为道德的优越以及知识信息层面的优势强势而成。西方媒体对中国的偏见与傲慢,有信息不对称的一面,更有对我们在制度上不支持信息公开的制度和道德优势一面。因为我们自己也不知道真相何在。这是问题的关键。
中国政府和媒体对民众的信息遮蔽,其实另有传统,因为在中国,对信息的垄断曾经是专制主义统治的基石,对此,我在《再见,2007,中国传媒业大事评点》亦已有阐述。信息被民众掌握,意味着专制主义的制度的瓦解,而媒体信息报道的自由化,意味着专制主义文化的溃败。因此,信息公开化的制度建设,才是最好的面对西方偏见傲慢的公关,更是中国民众和媒体自身彻底摆脱专制主义,获得新生的重要一步。
3.失落的真相
麦克卢汉在他的经典著作《理解媒介》中提出了冷媒介和热媒介的概念。在麦克卢汉那里,冷媒介通常是指低清晰度的媒介,提供的信息非常匮乏有限,可参与程度高,要求接受者(参与者)完成的信息多;热媒介使信息具有高清晰度,是充满数据的状态,没有留下太多的空白让接受者去填补或完成,允许参与的程度比冷媒介要低得多。
套用麦克卢汉冷媒介热媒介的概念,作为我们考察2008年若干报道的框架,我们会发现,08年媒体的报道,留下了太多的空白和疑点,让接受者无法获得清晰的信息,虽然,这些参与报道的媒体,无论是报纸、杂志、电视、广播,还是网络,按照麦氏的观点,皆是热媒介,提供的信息应该具有高清晰度:
比如年初的冰雪之灾是人祸么?如果是天灾,为什么北方的电线年年遭受冰雪却未见像湖南似的困境?汶川地震有预报吗?为什么政府网站要在地震之后删除此前与地震预报有关的信息?为什么倒塌厉害的偏偏是学校?刘翔退赛,到底怎么啦?瓮安事件、川渝教师罢课、各地出租车停运、各地频发的警民冲突官民冲突,真的是有别有用心的人或者黑社会组织挑唆的么?为什么有些地方政府大义凛然的说辞敌不过别有用心者甚至黑社会组织?三鹿奶粉,政府真地为奥运而瞒报了么?其他奶制品的企业乃至其它食品企业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这么长时间这么大范围的集体性行为,事件之前,政府、企业尤其是专职的质量监督部门,无任何一方有任何负责任的行为?杨佳杀人案,动机到底是什么?一方面是媒体和香港的统计,说珠三角企业出现倒闭潮,一方面是地方政府说没有出现“潮”,真实情况到底是什么?……
即便是小小的传媒行业,追寻真相的人们,总是在存疑,比如,央视的徐娜到底怎么回事?京华时报到底发生了什么?南方周末又是怎么回事?江艺平怎么回事?李敏事件的真相如何?封口费如何?等等。
太多太多的疑惑和不解。所以说大时代小进步,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作为媒体和记者,追逐真相的努力,在2008年并不顺畅,甚至在涉及我们自身利益的时候,也是如此。许多事件,我们和读者都无缘得见真相。至少,在面上,这是作为信息发布者的媒体的失败。
4.谁是封口之王?
真相不彰,缘由何在?
08年底,国内最有影响力的时政杂志南风窗,在其一年一度无任何商业色彩的“为了公共利益”年度榜中,把简光洲孙春龙戴骁军3人列为年度人物。南风窗特别邀约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新闻传播系主任展江先生为三人撰写了表彰语。南风窗的颁奖词称:“当记者群体在政经夹缝中市场遭遇生存尴尬的时候,将奖项颁发给三记者。本刊作为媒体同行无意多扬溢美之词,三记者的职业行为具有了超出职业之外的意义。”
简孙戴3人既是这个时代的英雄,也是这个时代的幸运儿——职业行为具有了超越职业之外的意义,相比那些因为职业行为而遭遇牢狱之灾的记者,他们今天能够光鲜地站在聚光灯下,这是他们的幸运。而这恰恰是记者整体性的不幸,是记者在转型中国整体性遭遇南风窗所言的“生存尴尬”。

所谓生存尴尬,是指媒体行业的从业的困境,政治和市场的夹缝。07年有黑砖窑事件假记者事件以及纸馅包子事件等等,而简孙戴3人在08年独得荣耀,背后更凸显的是这个群体的悲哀与失落。从年初法人杂志的朱文娜,到民主法制时报的景剑锋,第一财经日报的傅桦,到央视法制频道的李敏事件,网络报的关键,从财经时报到IT媒体名流刘韧事件,不论真相如何,凸现的就是生存的困境。
无论幸运儿还是不幸的记者,背后牵涉的都是利益,以及与利益相关的“封口行为”。可以说,记者行业所有的幸与不幸,全因封口。封口费也算得上是今年的一个流行词。
作为授权管理记者证的新闻出版总署在封口费事件发生后,与山西有关部门一起对此进行了查处,“山西霍宝干河煤矿“封口费”事件中有据可查的涉案人员60人(其中发“封口费”封锁消息、阻挠记者采访者2人,收受“封口费”的记者4人、媒体工作人员26人,假记者28人。)已由有关行政部门、媒体主管部门、公安机关依法做了处理。涉案金额31.93万元,绝大部分已经追回。”并认为,发生在山西省霍宝干河煤矿的记者“封口费”事件是该矿领导违反事故报告和信息公开制度、隐瞒事故真相,少数媒体记者、媒体从业人员违反新闻采访规则、丧失职业道德而造成的一起恶性事件,引起了社会公众的关注。中央领导同志对此高度重视,一开始就指示新闻出版总署要严肃查处,公开曝光,以此为训整顿和规范新闻采访秩序,维护新闻公信力。
我在看到此消息后却不以为然,专门写了篇《谁是封口之王》作调侃式的解读。媒体和记者接受封口费,固然有违职业道德和法律,可恶,但封口费的源头却远不是这些不能自律的媒体和记者。把重点放在媒体和记者身上,难免本末倒置,无助于解决问题。权钱苟合的体制怪兽才是真正的封口之王。
一个社会,不能建立有效地保障信息公开的制度,不能有效地保障信息披露者的权利,这个社会就永远难以使封口事件成为个案。
5.偶像的黄昏
一叶知冬。现在传媒业的冬天真的来了,尤其是传统传媒业。
这个冬天首先掉落的叶子是发达国家的传媒业。受金融危机影响,欧美国家,尤其是中国的榜样美国的传统媒体出现了令人吃惊的变化:刚刚搞完百年庆典的老牌报纸基督教科学箴言报宣布停出纸版;美国第二大报业集团、下辖芝加哥论坛报巴尔狄摩太阳报的论坛公司宣布破产;第一大报业集团甘耐特8—12月3次大规模裁员;纽约时报抵押曼哈顿总部以缓解现金流压力……
与美国这样先发市场媒体遭遇经济困境和新媒体压力面临的冬天不同,新兴市场的中国,目前在政治保护下,尚不至于出现类似美国式的破产。但冬天同样来到了。
“现在,传媒业真正的冬天降临了。与京华时报海民社长2005年提出的报业拐点的观点不同,我认为的传媒业拐点,并不是同业竞争或者新媒体压力导致的,而是传媒业传统理想主义精神的式微甚至堕落带来的。没有了精神支撑,传媒业不过是一个没有前途的边缘产业而已。传媒业的冬天,首先来自于我们心中。
“蓦然之间,抬眼望去,传媒业旗幡飘扬,只是,上面书写的不再是理想主义的激情誓言,而是政治和商业的智慧妙语。对于许多媒体而言,家国天下与铁肩道义已经不知为何物,更不用说愿意为此牺牲。曾经的理想,甚至普世价值,都成了权力和商业推销的包装,从外到内,绝大多数媒体已经成为利益交换的一个平台。君不见,红包处处有,封口随时见。推杯换盏中,满纸荒唐言。圈养也罢,软文也罢,总之,绝大多数媒体已经彻底向权力和商业投诚。书生报国无他物,唯有手中笔如刀,不幸的是,越来越多的人手中之笔正在变成害人之刀。”
“当物质主义和享乐主义成为这个社会的主流价值标准的时候,当严肃的新闻报道不得不当成娱乐新闻社会新闻操作的时候,报刊内容和形态的任何改变,已经无助于挽回价值立场失落之后的发展颓势,而传媒业的精神衰落,也是整个社会的悲哀。”
肯尼斯。伯克在《形形色色的历史观》中曾这样描述西方传媒界:商人们相互竞争的方法是采取比对手更有说服力的方式夸耀自己的商品,政治家们互相竞争的方法是对反对派进行诽谤。总的说来,大众媒介多企业是一味的赞扬,而对政治则是一味的诽谤。套用这样的观察,我们发现,在中国传媒界,所谓主流则是对政治和企业一味的颂扬,而市场化的媒体,倒也颇有点伯克所描述的味道。
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在媒体从业,曾经是许多文科学生的梦想。1989年哲学系毕业的我也曾向新华日报投送过简历。然而,现在,在政治和商业的双重夹击下,无冕之王已经被新闻民工所取代。而且,如前所言,随时随地都有可能被“牺牲”掉。
08年德付兄离开京华之后,不同利益方的拥趸们在天涯、西祠、中华传媒网以及新浪博客纷纷开骂,其言辞之激烈难听,令我深觉可怕;与京华那些不着调的小啰啰们的对骂不同,我曾经喜欢的一个媒体内部的公开对抗之激烈,更令我感到可怕;而刘韧事件的背后,也让人看到一个名记的变化路径。至于这个行业里收买与投靠的事件,就更不在话下了。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所有的这一切,如果让那些比我们年轻的人看到,让那些还怀抱梦想,试图投身这个行业并为之奋斗的年轻人看到,让那些行业外对我们这样的从业者还怀抱敬意的人看到,他们又会作如何想?表率何在?理想何在?
那才是偶像的黄昏。
6.新兴媒体上岸
08年中国互联网用户已经将近3亿。这是个了不起的数字。相信还会不断增加。
继07年互联网在周老虎最牛钉子户等事件中大发神威之后,08年的互联网媒体继续一路横扫,让各地的贪官污吏们头疼到死。在每一个重大事件中,都少不了互联网的参与。与传统媒体受出版节奏的制约,容易被和谐封口不同,互联网和手机短信的即时性使敌方贪官污吏们和谐封口的门槛成本大大提高,这也是互联网能够赢得受众一个重要原因。
互联网不仅赢得了受众的青睐,同样也赢得了官方的认可。因为其被和谐的高昂成本(尤其是时间差造成的“损害”),官家企业对其皆是又恨又怕,但胡总竟然肯定其成就,难免也要当回事。胡总人民日报重视新兴媒体的讲话,一方面使互联网得以洗脚上岸,另一方面,也是互联网的舆论监督某种程度上获得了背书。
互联网所以受受众的喜爱,是因为它使传统媒体过去囿于地缘和时间限制的传播变得无远弗界,提升信息的总体到达率和影响力。同时更因为它容易突破限制,使容易被和谐的信息在第一时间传播开,同时是和谐变得不可能,真想也因此容易大白于天下。
在07年的回望中,我曾经谈到,技术的发展是突破信息传播限制的重要途径。技术的发展,也是突破专制主义的一个重要要素。
草萤又要终非火,荷露虽团岂是珠。新的变化虽然层出不穷,但我们需要注意的事,那些才能真正带来结构性的变化。怀特海告诉我们,我们必须把注意力集中在方法本身,那才是真正的新事物,他把旧文明的基础打个粉碎。无线通讯技术和互联网技术,就是打碎旧文明的基础。
历史上所有从军事上征服了汉民族的少数民族政权,最终还是被汉民族文化同化了,洗脚上岸了。因此,我不知道新技术引用后,会否产生同样的情况,那些获得了背书得以上岸互联网媒体们,是不是像传统媒体一样容易被主动或被动和谐,这是个值得观察的问题。其实,看看08年门户网站新闻取向价值的变化,我们还是可以看出一些端倪的。毕竟,政治和经济利益永远是一对不能相互离弃的伙伴。
这真有些可惜。
单纯从媒体形态的发展看,08年风险资本逐渐远离新媒体,因为过度创新的新媒体,无法形成相对稳定的可以说服人的盈利模式。众所周知,新媒体就是依靠风险资本得以存活的,未来,虽然新媒体依旧会继续发展,但其模式值得重新思考。在这个意义上说,我个人更看好依托移动和电信开发的新媒体。
7.谁的奥运
就在2006年初,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2008,谁的盛宴》,后来首发于《中国报业》。今天回首看去,当年的判断,亦真亦幻,但我还是很欣慰。
08年的奥运盛宴中,电视尤其是央视,自然会赚的盆满钵满;而体育类专业媒体则是回光返照,至少这两项判断变成了现实。至于北京广播媒体和门户网站以及网络视频是否获益,通讯社是否受损,虽然我无数据佐证,其实读者大致也可以得出结论。而至于交通视频的机会和体育名人博客的商业化,则是完全失败的预言。
08年的奥运会,对于大多数纸媒而言,不是商机是“伤机”。其一,基于对奥运期间用纸量的估计,导致纸张价格在奥运之前便开始非正常上涨,使纸媒成本大幅提高;其二,奥运前后,奥运赞助商铺天盖地的广告投放(主要在电视、网络和户外),使非赞助商不愿撄赞助商之锋,导致一个是赞助商广告过于集中在部分媒体上,另一个使非赞助商广告的大幅下挫,使纸媒深受其害;其三,过于集中的奥运新闻信息,使其他相对重要的信息传播,湮没于对奥运金牌和运动员花絮的追逐中,导致纸媒奥运期间发行量的普遍下降;其四,奥运的管制,导致在北京等奥运城市无印点的纸媒市场成本大幅提升。
当然,对于央视和央视网络而言,奥运会其实是个绝大的盈利机会。至于搜狐,虽然是奥运赞助商,却被模糊的条款所害,虽然也有收获,相较于新浪等未交巨额赞助的门户网站,心绝对有所不甘。
更为悲惨的是伊利和一家寿险公司,花了那么多钱成为赞助商,伊利一方面碰上了竞争对手的山寨般广告行为,另一方面赶上三聚氰胺事件,使大把市场费用打了水漂,便宜了央视。碰上地震,那家寿险公司的广告怎么也抵不上“平安”这个词语吸引人,平安也是一家寿险公司,却因天灾大受其益,想想实在气人。
8.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
相对于美国媒体在金融危机下的窘态,中国的媒体可算是幸运,因为最滥的媒体也不会破产,真正称得上是铁打的营盘。
然而,营盘铁打,兵却如流水。真可谓有人星夜赶考场,有人辞官归故乡。
最有名的流水则是德付兄离开京华时报,作为朋友,我也为此写了篇《一个人与一个行业的背影》,南都周刊以《总编离职启示录》为名刊发,其实后半段也是我的心声,借朋友的生活,托寄自己曾经的梦想。12月30日,在同事们的送别中,我也离开了生活2年半的广州,回到了第二故乡北京。
江艺平不再分管南方都市报,08年底也在网络上被年轻人好好炒了一番。
牛文文离开中国企业家,做了本创业家,创刊号名家荟萃,足见牛兄之资源丰沛。
林立博兄离开财讯,做了本睿,虽尚无刊号,却是FT 的资源,断断不可小视。
。。。。。。。
时评家十年砍材写了篇文章,昭示离开这个行业的理由,其实也可以看出这个行业变化的一些端倪。
当理想不再,与其在蜗牛角上争雌雄,石火光中度此身,螺蛳壳里做道场,不如收拾行装心情,暂且归去。
归去来兮,奈之何?奈之何!

2008年度媒体关键词(排名不分先后)
1.跑跑与跳跳。范跑跑的行为本不值一提,但在媒体的聒噪下,竟然差点成了英雄。当我看凤凰卫视的时候,我也为郭松民先生可惜。
2.雷人。
3.和谐。网络上的消息因各种原因被删除。
4.封口费(其实与和谐有异曲同工之妙)
5.俯卧撑。来自瓮安的独特词汇。
6.打酱油
7.山寨。其实这个词的意思古已有之。
8.艳照门。呵呵,虽然一张没看过,听说很精彩,相关词汇是很傻很天真很黄很暴力
9.做人不能太CNN
10.人肉搜索。全然不顾现代社会的隐私权了,比特务还厉害。

2008年媒体年度事件(排名不分先后)
1. 纸价过山车。上半年一方面供大于求,一方面价格上涨,骇人听闻。年底则是直线下落。
2. 报纸杂志大规模提价,北京、南京、武汉等地激烈竞争的都市报,相约提价;杂志也是。
3. 央视网奥运期间总收入突破6亿元,成新媒体大赢家,央视广告也是大赢家
4.拉萨之乱与火炬传递中中西媒体之对峙,隔空对骂。傲慢与偏见充斥双方阵营。
5.开放境外记者采访。可笑的是,异地监督还是收拾国内媒体的一个紧箍咒。
7.封口费事件。在利益交换的时代,看不到绝迹的可能。
8.汶川之考,基本合格
9.奥运之考,一般
10.三鹿之伤。三鹿以及随之而来的毒奶粉事件,伤害的不仅仅有消费者,奶粉企业,政府,还有媒体自身。
11.百度公关事件。封口到底有多厉害,可见一斑。
12.中国时报转手旺旺集团,中时的创始人是我武进乡贤,好歹还在出版。
13.京华之变。一声叹息。
14.财经时报事件。中国的报纸竟然有这样一群人搞,唉,不死才怪。
15.新浪分众的并购,谁会成为胜利者?没看懂的一着棋。让我想起了雅虎与阿里巴巴的交易。

2008年度媒体
年度媒体之报纸(排名不分先后)
1.新京报。每次回家,太太总是会把前一段时间的新京报堆放在卫生间,而我大致要翻一翻,尤其他的文化版,或者北京地理之类,日志中国也是一个不错的回顾历史的栏目。需要说的是,现在的新京报,广告数量已非吴下阿蒙。
2.京华时报。胜利者是不应受到指责的。期待中
3.南方周末,纵有千般不满意,仍是中国最好报纸之一。
4.广州日报。中国化报纸的典范,看这张报纸,你知道什么叫市场的成功。
5.南方都市报。如果能把广告的品质在提升一些,我个人的评价会更高。
6.二十一世纪经济报道。虽然已经商业化,是财经报纸的翘楚。
7.第一财经日报。在财经类报纸中应该可以排到第二了,对于一张后进报纸而言,这应该是成功的。
8.成都商报。地震中的表现,我钦佩,尤其是记者在国新办发布会上的提问,滴水见大海。
9.时代周报。这个时代创办这样一份周报,需要勇气,需要金钱和耐心,更需要的是担当。没有宽厚的肩膀,这样的报纸能否走远,不敢说。不过,我还是要向他们致敬,并祝福他们一路走好。
10.体坛周报。虽然我在06年说体育类媒体在08年是回光返照,但即便是在衰退的行业,也有领袖者。
11.东莞时报。就在06年春天,在广州参加一个广告大会时,我与军波兄和晓晖聊到报纸的发展,强烈建议军波兄参与经济发达的地级市的机关报的运作,其时我还特意和两位到了佛山。军波兄后来回到东莞,筹创东莞时报,08年8个月间,成绩斐然。他所给我们呈现的,不仅是人的力量,也是中国这个发展不平衡的新兴市场可能给我们的新机会。
12.舟山日报。这样一张报纸,原本不会有机会进入我观察的视野。08年最后一天,舟山日报的兄弟在MSN上转给我一链接,简直,唉,如此收官,如此名动天下,真不知道说什么好。

年度媒体之杂志(排名不分先后)
1.财经。虽然今年的报道较去年沉稳,但依然是中国专业化最好的杂志。年会与年刊的实力让我辈感慨。
2.南风窗。没有一个媒体的内容像这本杂志似的干净。虽然可读性依然是个大问题,但并不妨碍它对读者的吸引力。08年8月底,时代周刊国际版头条曾以《中国向何处去》,专题报道南风窗的策划《法治,从限权开始》。
3.时尚。作为中国“老牌”的时尚媒体集团,并没有沉浸在以往的骄人战绩中。创新领先也是他们成功的法宝。近些年他们开始涉足影视业,虽然成效不大,却是个值得关注的新事业。08年投资的电影时尚先生,上映正赶上国殇日,但依然盈利;而正在拓展的电视节目,也值得关注。
4.第一财经周刊。何力第一次把第一财经周刊给我看的时候,我首先惊诧于他的版式之精致。通俗化平民化,假以时日,相信能够成功。
5.新周刊。一本老牌杂志,其实翻翻他过往一年的选题,还是很有意思的。也难怪某一天我特别跟老封打电话说题目起得真他妈绝。自然,其每一年的锐年会,也是一个名利双收的品牌推广盛会。
虽然杂志也有不少新创刊的,也有不少老杂志成绩斐然,不过,作为一个个人观察者,我更多地看到的是资源越来越向强势媒体集中。遗憾的是,杂志发展中的重头时尚类期刊目前暂时远离了观察的视野,所以,无从更多地判断其中的盛衰易势。而我重点关注的时政类杂志,个个都是潜力型刊物,无论三联还是人物,无论新闻周刊还是瞭望东方,还是看天下。不过,如果排除了机会主义和急功近利的心态,这些杂志应该都还有一个美好的未来——目前他们还是受网络冲击较小的媒体类型。

年度媒体之电视(排名不分先后)
1.CCTV10。探索与发现方面的内容确实不错,有质量,不浮夸。
2.CCTV2—中国财经报道。今年的一些专题作的很抓人,是央视经济频道难得的好节目。
3.CCTV新闻频道 新闻1+1 ,说实话,我原来不知道这样一个栏目,央视的朋友说后我特别留心看了些,虽然也有不同的看法,但总是觉得比现在的一些节目好。
4.凤凰卫视世纪大讲堂。作为平民节目,专业性并不是最重要的,能够这样坚持,实属不易。
5.广东卫视马后炮。相比之下,央视的同类节目简直是垃圾。
6.CCTV1——我们。难得严肃的精神探讨中贴近现实生活。我也参加了一期。07年,与王利芬聊过之后,我就相信她能成功。
7.浙江卫视我爱记歌词。08年4月在婺源旅游期间与同事一起玩扑克偶然看到这样的节目,对于我等脑子早已是一团浆糊的人来说,这样的节目简直是一剂放松剂。好玩。
很遗憾,电视看得少。不好做评。

年度媒体之电影、电视剧
看媒体报道叫好的不少,梅兰芳也罢,叶问也罢,非诚勿扰也罢,总之,无一看过,不敢妄评,暂时空缺。

年度媒体之小说
基于同样理由,空缺。

年度媒体之网络(仅限于新闻角度,排名不分先后)
1.网易。有进取心。受众转型应该比较成功。一些专题做得不错,尤其08年有些重大新闻,是网易首发。
2.腾讯。有进取心。转型中,一些专题同样值得鼓励。
3.搜狐。新闻页面的调整也是进取性的表现。08年还是奥运赞助商。
4.新浪。越来越主流化。
5.财经网。目前国内媒体的网站中,做得最好的。

年度媒体之户外
分众传媒。08年315饱受打击,年底呈现大手笔。

年度媒体之搜索引擎
百度。呵呵,不用说了。

年度媒体之佛山传媒集团。
因为跨媒体,故无法归类。作为地方媒体地级市的媒体,美国大选能够派出一支队伍远赴重洋现场采访,需要的是魄力和实力(经济),锻炼的是队伍,提升的是媒体的品牌(与搜狐的合作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2008年传媒业年度人物(排名不分先后)
1.杨兴锋:谁说领导不难啊。
2.江艺平:盛名之下,更难。
3.戴玉庆:守成之难。
4.朱德付:一个人的命运,固然微亮如豆不足道,同样可以烛照一个时代。
5.牛文文:意外和期待。
6.喻华峰:转战网易,虽然报道较少,希望没有消磨斗志
7.池鱼长平:2008年4月11日,北京晚报署名“文峰”发表文章,题为《造谣自由的南都长平》,对长平及整个南方报系进行言辞激烈的批评,不久,长平被撤职。此事的背景是长平文章《拉萨真相从哪里来》,认为藏独分子制造的拉萨314打砸抢事件,应当允许媒体进行自由采访与报道,而不应由政府垄断消息发布。
8.刘韧:当年互联网第一名记的滑落。名记与名妓,一字之差,内涵却发生了根本性变化。一个警钟。
9.耙粪记者:中国已经逐渐进入了耙粪时代,这个时代,耙粪记者自有其空间。
10.网民:06年,时代曾经把“YOU”网民作为年度人物。08年南风窗把年度公共利益的奖项授予了中国网民,也是实至名归。在08年,因为那些被称为公民记者草根记者的有名无名的网民,在网络上的信息发布和串联,使08年的舆论监督环境大大改善,有论者认为是公民问政年,往大了说其实也无妨。

(2008年元月2日凌晨初稿,3日晚定稿于北京)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