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漫矫情

by tvrenbq

上完四节课的结果永远是元气大伤。今日上课终于鼓起勇气给学生放了当年俺们号称叫26帧影像工作室的矫情片子《漫漫微笑》。这个名儿出自丁婕看过的张研的一本书《漫漫微笑》,好像是毛尖的。那本书就放在我床对面的张研的床的下面的书架上,我们四个人每个人肯定都提起翻阅过。张研的书架永远是我们看书的方向标,谁让她是我屋的女知青,我这个理工科出身的人似乎从那以后才开始买书、看豆瓣、逛卓越当当,要不实在太没文化。回到《漫漫微笑》吧,好吧,谁让那是我第一个DV作业,我们几个门外汉坐在北院矿大食堂上面,讨论来讨论去,直到扛着机器浩浩荡荡地上了北京的地铁。那时候的我们实在是太外行了,大家拥在地铁,吵来吵去,互相吵、和地铁的工作人员吵、和演员斗智斗勇,个个裹着羽绒服咚咚索索地站在操场外面拍外景,永远在瞬间让手失去知觉。翻开我们的素材带,每个镜头都以大家吵架的声音为背景。学生听到这里大笑,同样的情节仿佛他们也正在经历,或者这种体验冥冥中是必须的。就像成长中的很多错误,跳过它反而是个遗憾。
 
那个礼拜,北京的地铁让人厌烦。我其实不喜欢《漫漫微笑》这个名字,它让我们内心的幼稚和矫情完全暴露出来。
 
不过,今日重新看到这个片子,还是让我想念北京了。
恰好昨天陈小帮同学问我:小老师,你能告诉我,你喜欢北京什么吗?
我矫情地答到:北京可以让你距离自己的很多梦想很近,看着它心里上是个安慰。尽管求而不得很让人烦躁痛苦。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