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第一线做记者的幸福

by tvrenbq

两个大二的学生跑到我这里来:老师,我们想跟上海的求援队去四川拍纪录片,给我们点意见吧!
我有点受宠若惊。在我在同济工作的这大半年,我从未真正意义上给他们上过纪录片的课程。唯一的,只是曾经和大三的两个学生聊过纪录片,用大海师哥的话说应该就是所谓的广院人的“纪录片情结”吧!有多久没有扛摄影机了呢?
四川的地震,从孙杨老师那里得知,中央台派了25个人,分布在四川的各个县;珠峰的圣火传递,小帅在第一线跟踪了全过程;芦老师说江苏台也派出了两路记者;甚至连大二的学生,都有勇气想要去接近第一现场。“第一现场”——这个多次在我们的脑海中、论文中、语言中、和导师的讨论中出现的词语,依稀记得导师跟我说过第一个提出第一现场的人是电视学院的老院长王纪言。我很幸运地拿到过王纪言在80年代出的《电视记者新论》(大概是叫这个名字)这本书,那里面的很多理念直到今天都没有过时。但是,今天的我,被困在这个地方,“第一现场”离我的距离,不知道有多远,甚至我已经有大半年没有看到电视。
没有电视看,这对于一个电视研究者来说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在第一线做记者的幸福,现在离我好遥远。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