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与忏悔

by tvrenbq

上海,出了奇地开始冰冷冰冷。很多人感冒了,然后开始交叉感染,办公室的老师,颜颜小老师,我们家GG,还有我。昨日一大早起来,在冷得令人发指的北楼4楼监考。2个小时下来,手已经完全没有知觉,飘飘忽忽地回到黄楼,那种温暖的感觉从四面八方袭过来,真有种想哭的冲动。

这个冬天的最冷时到来,一个学期快要结束,开始买回家的火车票。我在这里的半年时光,是时候再回头望望了。
 
这半年,从学生到老师,这种变化总让我不好意思。老师这个称呼,我真的可以吗?这半年,我自己也在长大的同时,多少孩子,以为可以依靠我,信赖我,在他们无助的时候,欢乐的时候,无人能懂的时候呼唤着我。我诚惶诚恐!80多个人的三个专业大班,想要面面俱到是不可能的,我也忽视了多少人?这让我常常内心不安。学生和学生之间的区别之大,想必是只有当了老师的人才会明白。我无法去用“好”或者“不好”来区分他们,因为回头望望我自己走过来的路,“好学生”这个词似乎一直常伴在我周围,但是这个词的辛苦和虚伪之处也只有我自己明白。成长比成功更重要,什么是一个正确的、清醒的价值观,我也是很多年后才悟出。我希望他们活得安心,清楚,干净。
 
这半年,从北京到上海,一路上跌跌撞撞。很幸运地认识几个好朋友,很幸运地常常得到别人的关心和挂念,很幸运地离家很近,常常有父母陪在身边。
 
这半年,在快到26岁的年纪,又开始谈起恋爱。遇到我,跟我在一起,对于他来说,不知道是幸运的还是不幸的?我是一个值得爱的人吗?
我应该冷静下来,面对爱情,面对工作,面对生活,细细地去品味,细细地去感受,细细地去要求和付出。     ——清 2008.1.17
 
好久没在这里发东西了,因为被人指说不晓得我新的博客地址,不晓得我有更新。好吧,今后这两个地方都贴一遍好了。
窗外有了雪的痕迹,祝远方的你,安好。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