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tvrenbq

这两天一直有班里的学生到工作室来。学校正在举办“优秀班团”评选,他们虽是新生,但是却很热情地张罗着这个事情。拍得歪歪扭扭的素材,来回地倒来倒去。一屋子少男少女们,争论着,玩笑着。几个班干部开始指挥大家的行动,打算拍几张班里同学一起讨论的工作照。我在玻璃房外看着他们,忙着手里的事情,心情异常地复杂。

我亲爱的同学们,还记得吗?那时候我们为了班里的PPT彻夜不眠,在录音棚里贴唱,不小心格了装有剪好片子的硬盘再重新来过,半夜里在中蓝大厅里碰头,写了各种文字资料,在全班同学面前预演……,我还记得最后评选的那一天,我穿着一件从白云市场买回来的廉价棉袄,系着大红色的围巾,一本正经地坐在国交的某个大厅里,和其他两位班委一起,开始为台下的评委们宣讲介绍我的班级。那一天,还来了很多别的班级的同学,有认识没说过话的,有同一个英语班的,还有一个暗恋我的,还有很多很多。后来,后来,我们还一起去现在已经不存在的蜀香居吃饭,坐在包厢里,我,很多人,还有当时的男朋友。

上海这两天出奇地冷,这更让我想起了那个下午,也是同样的寒冷,但是那时候却不觉得。

后来,后来,我们不出意外地胜出,荣誉和钱,一样没少。花钱的快感,却早已淡忘,留下的却是些不知是难忘还是不堪回首的记忆。

——清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