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年的生日

by tvrenbq

本命年的生日,完全是在忙碌和混乱中度过的。这个四月就是我和研究生阶段认识的好朋友们唯一能凑在一块儿的一个生日了,我很害怕这种分别,两年前本科毕业的时候害怕过,现在也一样。伤感、莫名的孤独,水里火里般的挣扎。我不知道选择三年毕业对我的一生来说会有多大的影响,我也曾很多次地臆想过独立一个人留在屋子里,和大家说再见的情景。就像大四的夏天,我送走媛媛和薇,一个人回到宿舍里,寂静地可怕,哇地一声哭出来,清晰地听到了回声,畅快淋漓。于是,终于对那个四年有了交待。
 
也是毕业的年代,可是,我们都已经长大了。不是任意掉泪的年纪,也没有四年那种亲如骨肉的信赖。不再叽叽喳喳地对同屋的室友们交待琐事,也学会了适可而止地去打听别人的隐私。客气和距离是明智和成熟的表现,我原本这样以为着,无论是对广院、对北京,还是对同学。
 
4月8日,我请大家吃饭,在江山城的包间里。都是多日不见的朋友,无论是谁和谁的故事都如传闻般不得而知。回想一年前差不多的时候,我们还能大笑着去玉渊潭看樱花,在操场上席地而坐玩儿杀人游戏到深夜,半夜溜进排球场打午夜场的排球,然后快速地在阿姨的斥责声中冲回宿舍洗冷水澡。我怀念东街的烤串和啤酒,一桌子的人,就我一个女生。我还能常常去吃,但是也许很难再跟他们一起。
 
接近午夜,我们在酒吧地气氛诡异地玩游戏,亦真亦假。我如约受到很多朋友的祝福,电话、短信,很开心。我和四马成了麦霸,一首一首地唱着情歌,大家都颜色诡异,开始变得沉默。也许,这都是因为两个不速之客的缘故,我不喜欢他们。Flore喝醉了,人事不省,我们在大半夜把她背回宿舍,我知道,那是因为她很高兴。
 
9号,小猪回来了。于是我、Jelly、小猪在一起搓饭。我的生日时节却是她结束一段感情的日子,那样的男人让她讨厌至极,痛痛快快地就放下了。我们在酒吧,却又遇到了前晚的两个冤家。我骂骂咧咧地埋怨着,这个生日真不吉利。她们俩大笑,Jelly安慰我说本命年过完生日应该就好了,但愿如此吧。
 
这个生日,收到了Flore送的狗狗耳环,狮子猪和Jessie合买的一条手链,小猪给的本命年红腰带以及男孩子们送的狗狗和巧克力,冯二送的一张CD,不错不错,我赚拉!!哈哈!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