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用:闹剧的收场

by tvrenbq

昨天是一个朋友考博复试的日子,却没想到发生了一场闹剧。骇人听闻阿!

 

引用:闹剧的收场

http://spaces.msn.com/musichall/blog/cns!83CF371EA77403CA!522.trak

 

2006年3月30日,上午8:30分左右,影视艺术学院四层的会议室。
对于各位评委,一场例行的戏剧就要上演,对于我,噩梦结束,重归自由。
 
我非常不明白为什么要让我自我介绍,于是我就告诉他们我叫冯汉英,汉语的汉,英语的英……
 
之后我在陈述我的所谓科研设想,然后发现他们对于中国传统乐器的声辐射研究完全没有概念,以至于我不得不从什么是频响范围讲起。但这时,我发现五位评委老师,一位迟到了,刚刚进来,在摆弄笔记本,(记得她清楚地说过,我就是改不了迟到的毛病,不知道为什么总也改不了——当着百十来个研究生,每堂课迟到15分钟到60分钟不等);两位在看手机短信;一位在看我的简历;另外一位——在醒酒……我不敢想象经过一夜的睡眠之后,脸还是红的,跟猴屁股一样,粉嘟嘟的嫩红,意味着他昨天晚上喝了多少酒?
 
就这样,我及其无奈的匆匆结束了我的自我阐述。这时,炮弹来了。喝醉了的老爷子把我的科研设想狠命的砸在了桌子上:“这就是博士生?中国传媒大学还要不要办了?”说实话,我很紧张,不过看到各位老师铁青色的脸,我倒是觉得还挺有意思。我也不知道当时为什么这么镇定,虽然我在抖,但那是被气的。
 
接着,有人接茬,没错,是太单薄了,于是还拿了一个什么范本过来给我看看。看了一眼,我懂了,他们要我在还没考上博士,还没见过导师的时候,就把我的研究课题定下来,甚至还有参考书目定下来,最关键的还要把研究项目的进程定下来。天,我是读博士还是带博士?
 
经过我谦虚地接受指教,这一轮轰炸算是结束了。接着,老爷子又开炮了,什么是听觉艺术的审美特点?我苦笑,果然他们对我说的东西完全没有概念。但是除了随声附和,我还有什么选择呢?答曰:从接受美学的角度,听觉艺术的研究主体既包括最终的欣赏者,又包括作品的创作者……人总是这样,当你作为旁观者的时候,你永远不会知道自己的力量在当主角的时候回倍多大程度的激发。在场下看球的时候,觉着别人的动作好极了,到了自己上场,其实更精彩;看着别人谈恋爱的时候,觉得甜甜蜜蜜的好无聊,轮到自己,比谁都“激情燃烧”;没考过博士的人,永远不会知道自己在考场上会有多么大的创作力。回答着老爷子的问题,我不禁暗自佩服自己,真能瞎掰。
 
可是老爷子对于我的回答颇不满意,因为他也认为我的科研设想过于简单。于是说,你的回答不全面啊,听觉艺术的特性应该是联想性,不确定性,xxx性,xxxx性……完了,这场对话完全不在一个层面上,我对于美学,对于视听语言,对于研究过广播电视艺术史,就觉得自己研究过听觉艺术的老教授,我俯首帖耳,唯命是从,唯利是图,为虎作伥。
 
考试进行到如此地步,只有出个打圆场的了。这位老师说,对于听觉艺术的外延和内涵,我们确实仍然在研究……“连听觉艺术是什么都不知道,你还找博士生?你玩什么玩?”嗯,喝多了的人就是不一样,喝多了的老教授更是不一般。建议老爷子这辈子别开车,否则肯定终身酒后驾车,酿成大祸啊。
 
就这样,在非常尴尬的气氛中,我结束了这场闹剧,而各位老师一天的闹剧却刚刚开始。
 
我觉得我想明白了,对于博士这顶高帽子,我戴不起啊,我会给传媒大学抹黑的啊,收了我,传媒大学就名誉扫地了啊。可是尊敬的老师教授博导们,在你们综上所述的尊尊教导下,传媒大学更没法办啊!
 
去您妈的吧。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