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记

by tvrenbq

一不小心,让我的糗事成了“全国”皆知的秘密。
     
主要原因来源于两点:一是自己八卦,再一个是大家伙儿都纷纷奔走相告,觉得我老人家难得遇到点状况,真不容易。
      
可以理解,我也这么觉得。真不容易。
      
晚上和harrison还有jelly去了学校东门的小酒吧,It doesn’t mean anything,just celebrate for new year’s coming.我喝了不少,并且沉溺于自我剖析的游戏。那里的橙啤不错,橙汁加啤酒勾对出来。还清楚记得第一次喝是因为联系纪录片中的一个人物Allen,上来时满满一大杯,我心里想这要都是橙汁就好了。
     
不过,酒虽然不是好东西,男人却还是应该能喝点才好。就像我痛恨别人抽烟,但是若一个男人在抽烟前恳切征求女生同意的话就另当别论了。
      
Harrison一直很关心我的近况,I wanna say "thanks" to him, that’s so warm for me.他问我是因为somebody or the whole thing,我也想不清楚,好像两者都不纯粹。不过这年头,上哪里去找绝对的纯粹呢?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