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里办了个班,蹭课发现,做记者怎么小资?

by tvrenbq

昨天进116的时候一抬眼就看到闾丘露微,我跟小五说的时候她一脸惊讶,看了很久感慨道:“怎么看上去一点都不像?”我们俩讨论了一下,记者真辛苦啊!特别是女记者!别看闾丘被吹捧得像个明星,其实记者的工作根本没法让她去活得光纤,瘦瘦小小的,穿得很随意,像个村姑。116昨天的气氛有点冷清,稀稀落落的人,她挺孤独地讲着,也比较客气。我们事先不知道是她过来,以为是白岩松。想想去年这个时候找她签名,笑得很灿烂,被好多广院的学生围着,像个胜利者
 
下午是NBC的老师哥,也谦虚得很,其貌不扬,皮肤不好,像是山里回来的,说话的时候低频震得很厉害。他的简历倒是很辉煌,拿过艾美奖、去了阿富汗、伊拉克,可是看看他工作的方式就知道有多辛苦。看新闻的时候我真的一下子就被他镇了,那种直播的方式简直不敢想象,还是90年代的节目,不知道某某电视台看了有什么感想。
 
今天上午嗡的一下子坐了一屋子人,这让我有点错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看来信息在现代社会真的是首要重要的事情。Lee放了93LA大火的直播报道,我们亲眼看到了转播车被烧的场景,太震撼了!Lee说他差点在报道中丧命,有画面为证。想想自己从没想过假如有一天不幸作了记者会不会为了某条新闻而丧命,这太疯狂了。Lee说所有的记者都在生与死的自我把握中,只是这条界限太窄,有些人把握不住也就超越了这条线。这话让我走神了很久。So crazy……
Advertisements